制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冷古典乐也要探路市场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6:40 阅读: 来源:制棒机厂家

此次北京新年音乐会在市场营销方面摸到了门路。

岁末年初,演出市场最热闹的当属各种名目的新年音乐会。仅在刚刚过去的跨年夜当晚,人民大会堂就有三台新年音乐会同时上演,国家大剧院的两场“双黄蛋”音乐会则先后接力登场,再加上在北京音乐厅的意大利罗西尼交响乐团、在中山公园音乐堂的中国音协爱乐乐团和合唱团、在保利剧院的澳大利亚经典歌剧院管弦乐团……可谓京城处处飘乐音。但是,本来就相对小众的古典乐市场,能够消化得了这么多的新年音乐会吗?

平均每晚三四场音乐会

历数北京新年演出市场的安排,从去年12月24日到今年元月10日,各种冠以新年名号的音乐会应接不暇,粗略统计超过50场,平均每晚都有三四场新年音乐会“撞车”。对于观众来说,看似可选择的演出多了;可对于演出商们来说,则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中国之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新年音乐会于去年12月30日在人民大会堂上演。这场音乐会请来了著名指挥家汤沐海和他的女儿,上演了一版父女情深的《梁祝》,看上去卖点十足,但音乐会制作人李明事后坦言,其票房最终可能还是亏本。“今年民营演出公司负责的新年项目,除了理查德·克莱德曼那一场赚了,其他的都不太好,顶多收支平衡。”他说出了这样一番实情。

在李明看来,演出场次多,并不等于市场好。“如果都亏损的话,就是虚假繁荣,对提升市场没任何意义。”他有些无奈地说,五年前创立“中国之声”这个品牌,就是想做真正属于中国人的新年音乐会,头两年票房不错,没想到后来就不行了,“我们也在反思,未来可能会调整一下方向。”

同样深有感触的,还有演艺公司“票行天下”的总经理孙卫群。这个新年档,票行天下共运作了四个新年音乐会项目,听上去生意挺红火,但孙卫群的说法却令人意外:“这恰恰说明市场不太理想。往年拿项目不容易,新年档能做俩就到头了,今年一下子拿到四个,而且场地也相对容易拿到了。”最终,这四个项目的市场收益并不尽如人意。“可能是脑子坏了吧,对市场的判断属于后知后觉。”孙卫群苦笑着说。

“水团”照样不愁卖票

其实,孙卫群运作的四场音乐会,各有看点,卖相不差;但用他自己的话说,“拼不过那些认知度高的乐团”。

孙卫群所说的认知度高的乐团,除了一些世界名团,还有另外一些特殊的乐团。这些乐团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团名里要么挂着“维也纳”字样,要么打着“施特劳斯”的旗号。这些乐团的演出曲目也很有特点,通常都是以施特劳斯家族的圆舞曲、波尔卡为主,再加上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中国经典交响乐曲,竟然票房不会差。

对于这些“维也纳”团或“施特劳斯”团,业内有一个统一的称呼——“水团”。尽管古典乐迷对其十分不屑,可普通观众却十分买账。孙卫群分析说,这些团很明显是借着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光火起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向全世界转播,中国观众对新年音乐会的概念认知也来源于此。而且这些乐团的曲目比较接地气,轻松愉悦,对普通观众来说,现场感受还不错。”

李明也承认,尽管“水团”专业度不高,但对普通市民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普通观众不会从艺术的专业角度去评判,而追求一种心理感受,能在家门口听一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挺好啊!”在他看来,“水团”多年来一直存在,而且不愁卖票,归根结底是市场的取舍问题,“观众需要引导,市场需要提升,可对古典音乐这种舶来品而言,路漫漫。”

小众艺术也应重营销

和李明、孙卫群的无奈与迷惘不同,北京演出公司董事长张海君心里倒有几分“逆袭”的欣喜。

北京新年音乐会是北演公司的品牌项目,此次音乐会请来了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和指挥大师普雷特涅夫,成本不菲。此前这个项目一直有笔额度不低的赞助,但是从前年开始,赞助商退出了,如此庞大的项目只能依托一张张演出票来维持,结果当年就出现了亏损。去年再运作这一项目,张海君首先想到的是降低票价,“市场化程度高的演出项目,直指个人消费,要想吸引更多观众,就得降低门槛。”

整体而言,此次北京新年音乐会的票价降低三成左右。张海君算了一笔账:以人民大会堂6000张可售票来衡量,前些年,票房规模是750万元至800万元,今年降到500万元;具体到单张票,680元以下的演出票约占全部可售票一半以上,“这个降价力度,以前从来没有过。”另外,为了降低演出成本,北演公司采取了巡演分销的方式,将这个项目带到了上海、长沙、广州,“四个城市同时接这个团,摊薄国际差旅费、接待费,大家抱团取暖。”

对于中小型古典乐演出项目来说,“票价效应”可能不太明显,但对名团、大团来说,票价绝对是“购买参考指数”之一。最终,这场音乐会票房超过六成,实现了收支平衡。这样的成绩让张海君摸到了一些市场路数:“虽说古典音乐是小众艺术,但需求总还是有的,关键看你的项目有没有竞争力,票价、内容、知名度、营销……都能找到吸引观众的点。”(记者 李红艳)

嘉峪关定做工作服

贺州订做西服

绍兴订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