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利贷盯上中小企业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7:11 阅读: 来源:制棒机厂家

担保公司生意火

手续简单拿钱快,民间借贷明显升温

江苏省镇江市镇阳电子元器件厂是一家民营企业,厂长毛敏对媒体诉苦:由于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工厂资金无法周转,甚至发不出工资,他不得不求助于民间贷款公司。“从他们那儿借钱很容易,手续简单,只需用房产做抵押,很快就能拿到资金,解燃眉之急。不过利息高得很,短期月息四五分,折合成年利率则高达70%多!”他说。

浙江省温州市相关部门的调查显示,今年以来,温州民间借贷利率明显大幅度攀升,融资性中介机构出借利率高达39.65%,为同期基准利率的3—5倍。温州市金融办对350家企业的抽样调查显示,一季度末,企业运营资金构成中,自有资金、银行贷款、民间借贷三者的比例为56∶28∶16,银行贷款占比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个百分点,而民间借贷占比较去年同期提高了6个百分点。

在浙江嘉兴,据当地人行支行测算,一季度全市民间借贷规模近400亿元,其中借用于企业生产经营的资金约200亿元,民间借贷规模比2010年四季度增长23.8%。

广东民间借贷市场同样火爆。广州某投资公司工作人员黄铭隆透露,如果是拿抵押物作担保贷款,贷款月利率为2.6%—2.8%;若无抵押贷款,月利率为7%—10%。

据了解,民间借贷形式主要包括无组织民间借贷和有组织民间借贷。前者主要有私人之间借贷、企业间借贷和内部集资等;后者主要为实业公司模式。而在担保公司等实业公司名义下开展的违规高利贷性质的民间借贷活动,交易规模较大,隐蔽性也较强。

在民间资本最活跃的温州,截至2010年底,融资性中介机构数量达1879家,包括186家担保公司、1088家投资(咨询)公司等。在民间,这些机构被称为“地下钱庄”,也被统称为“担保公司”。今年,这个数字还在快速增长。

“一天好几个担保公司的电话,都知道我们缺钱,被‘高利贷’瞄上了。”浙江小企业主章先生说。

借贷负担很沉重

贷款年化利率有的高达60%—70%甚至100%,挣来的钱不够还利息

“正常的民间借贷不仅突破了地域和空间的限制,通过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实现资金资源的优化配置,而且可以有效弥补信贷资金对中小企业支持的不足。”温州银监部门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温州初创型企业主要靠民间借贷维持经营,已有几十年的历史。随着经济的发展,民间借贷市场活跃属于正常现象。

然而,在“担保公司”幌子下大行其道的非正常状态下的民间借贷,却令企业爱恨交加,令监管部门不胜烦忧。

《民法通则》规定,利息高于银行同期贷款利息4倍就属于违规的“高利贷”。事实是,目前民间借贷的违规情况普遍存在。北京某担保公司客服人员对媒体透露,贷款100万元的话,一个月的利息10万元;如果钱要得急,月利息就是15%,等于15万元。年化利率高达60%—70%甚至100%的“高利贷”也不缺客户。

“‘高利贷’轻易别碰,顶多临时周转垫资。”尽管由于基准利率提高,令企业融资成本从2009年的76万元增加到2011年的95万元,不得不暂时搁置扩展规划,浙江金鳄服饰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岸兵仍对高利贷敬而远之。“拿纺织业来说,内销利润10%,做外单只有5%—8%,如果靠高利贷维系企业日常生产,挣来的钱还利息都不够,死路一条!”他说。

据人行温州支行监测,一季度全市担保类融资中介机构借贷资金用于垫资续贷的比例高达63.7%。温州市典当行的月利息从上年的2.2分涨到了目前的3分——这类短期垫资通常以天为计数单位,利息极高,加剧了中小企业的资金压力。

在原材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增加、订单减少的情况下,一些企业最终被“高利贷”逼入绝境。“浙江80%的小企业靠民间借贷维持经营,有段时间月息达到一毛五,合年息就是180%,很多企业是这个月借了钱下个月就得关门,实在还不起。”金诚财富总裁韦杰说。

“高利贷”对企业来说犹如饮鸩止渴,对金融系统的安全稳健运行也形成潜在威胁。据报道,继今年6月厦门市连续爆出民间高利贷崩盘大案后,石狮最近连续发生两起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案,其中一起牵涉上亿元资金,除了向社会民众融资外,还有担保公司和银行牵涉其中。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日前强调,要高度警惕近期网络借贷、民间借贷和小额贷款公司等领域凸显的风险。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民间借贷业态存在多头管理,例如典当行、融资租赁受商务部管理,融资担保受金融、财政部门乃至中小企业局主管。净化民间借贷市场,使之更好地服务中小企业,还需各部门加强沟通协作。

德阳职业装设计

运城工服设计

马鞍山订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