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生命中无法释怀的温情-【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29:10 阅读: 来源:制棒机厂家

多年后的夜里,青春的灯火若即若离,是谁守着最初的誓言,站在原地。

谁在天堂,谁在地狱,谁在年轻的梦里一直找你……

一回头,转身,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午夜时分,突兀地收到源子的一则短信:“星星,我们是不是都回不到过去了,告诉我,是不是我们俩都回不去了?”

良久,无言……

“是的,我们都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短短的几个字却耗尽了我所有的力量。按完那个长长的绿键,我知道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源子,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东西,甚至可以是生命中最为重要宝贵的东西;五年的时间也可以让两个原本熟悉的人渐渐演变成为两个陌生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我们根本无法跨越,唯一不能停止的是想念你的时候心底的泪流。

高中留言本上源子的字迹已经渐渐模糊,就像现在我们渐渐冷却的情谊。年少的故事仍然在脑海中历历在目,可曾经参与故事的人却已是人事两茫茫。五年的时间真长,长得可以把所有的过去一笔抹消,了无痕迹。就像曾经的字迹,曾经的你我。

脑海中依晰可见的是八年前我们初次见面的场景。只是那惊鸿一瞥,就成就了我整个高中的生活,也注定了我和你之间的相知相依。如果没有与你的交集,那我现在的生活又该是怎样呢?也许会脱离原有的生活轨道走下去?又或许会在孤单的路上越走越远?

时间倒退到一九九八年九月。

这是本市一所著名的重点高中,高高的围墙像一座牢笼把所有人都囚禁到了里面。今天是报到的第一天,校园里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办完报到手续,找到自己的班级。高一·八班。这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集体,也正是我所想要的。习惯性地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教室里面很吵,也许新学期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比较兴奋的吧。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薄 就是在这种兴奋的热闹中,命运把对我一生都影响至深的人送到了我的面前。他的出现使这种兴奋沸腾到了最高点。直到现在,我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当初冷淡至极的我见到他时心里也忍不住微微一颤:“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如此俊美的人?” 可是,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偏了偏头,继续对着窗外发呆。可是才一会儿的功夫,似乎全班同学的焦点都聚集到我的身边,如芒在刺。直觉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我的左边。

“你好,我可以坐下吗?”

我侧了侧头,不由得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双眸。真的是命运吗?只是这不经意的一瞥,却改变了我整个的高中生活。那一刻,我面对的是一双什么样的眸子?那双我无数次在镜子里看到过的双眸,里面盛载着所有我所熟悉的东西……一种莫名的感动深深地打动了我,似乎有一种流泪的冲动,似乎,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熟识了他。然后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同样的震惊。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像入定了一般。

我点了点头,他坐了下来。一件宽松的白色纯棉T袖套在他身上,让此刻的他看起来是如此的苍白和忧郁。

源子就这样成了我的同桌。他的出现扰乱了我原本计划的平静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高一·八班来了一个“白马王子”,越来越多的女生会在课休时间有意无意地往窗户前晃。透过透明的玻璃,我可以看到她们眼中爱慕的表情。只是源子似乎对这种追捧视而不见。那些天,透过窗户,我总是远远的看见他一个人走在路上,永远地苍白,永远地孤寂。即使是笑,也充满着落寞的味道。

源子很沉默,很安静,安静到可以一整天一整天的不说话。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性格,什么的事情可以造就这种沉默,这种安静。在没遇到他之前,我觉得自己是个对什么事情都缺乏好奇心的人,只是没想到,源子的出现会让我第一次存有窥探人的欲望。

我们两个人很快成了班上同学眼中的异类。孤傲、不合群,我想这应该是同学们对我们的评价吧?只是对于我而言,外界的东西只能让它表面形成细浪,而心里面是无法掀起巨浪的。也许是潜意识里的漠然也可以说是不屑,也许是骨子里天生的孤傲,我对任何事物都抱有一种微微的排斥感,尽管不是表面很明显的那一种。自始至终,我始终未能真正地融入某一个集体、某一个人……我想,源子大抵也是如此吧。

跟源子之间的交流好少,都是不习惯用语言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愿的人。只是经常会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微妙。跟他之间有着一种非常奇特的感应和默契,仅仅只是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能明白所有的细节。有时候我想,也许是上苍怜惜我一个人太寂寞,所以又造了一个同我一模一样的人来这世间慰藉我。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的同类,一样的寂寞灵魂,一样的悲悯情怀,一样的不安和忧伤。

新学期进校的第一次模拟考试成绩出来了。源子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摘走了第一名的桂冠,我也考得不差。看着年过不惑的班主任老师看着我们俩时脸上盛开的大片大片的菊花,莫名的,竟有一种隐隐的心痛。作为对资优生的关爱,班级决定重新调整座位。我们俩理所当然地被班主任安排到了最中间的位置。换座位的那一天,源子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星星,难道我们三年都要这样过吗?你快乐吗?”

“嗯。还好。”其实我很想告诉他,我讨厌这种无休止的战争,我讨厌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我更讨厌这种奉行的按成绩把人分为三五九等的学校制度。

不知道为什么,我得到的越多,我就越来越不开心。”

是的,源子有着优越的家境,那每周出现在学校的黑色的小轿车里坐着他的父母,那看上去气质优雅的中年夫妇,让我自惭形秽。出众的容貌,优异的成绩。这些平凡人渴望而不可求的东西他都拥有,可是为什么他也会这么不开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流逝,而我想要去抓住些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源子依旧在大把大把的时间里沉默着。更多的时候,看到他孤独的背影,我都会有种想要落泪的心酸。我们都是如此不快乐,如此悲伤的孩子,可是又有谁可以来帮我们解脱呢?沉积在心里的痛苦,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却没有宣泄的地方。有些话不是不说,只是说了又能怎么样呢?痛苦并不会因此而减少一分一毫,还是要自己默默承受。有些事,别人只看到表面,而不知其内,就好像梦里的色彩,顽固得不知所以。也许终究是心里有着无法言明的伤痛,才不肯在人前透显出来;也许是怕亵渎了原本并不多的温情,只好藏在心底,一次次地折磨自己。我们俩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我的心也开始不平静起来了。只希望即将来临的期末考永远也不要有考完的一天。只是,那一天,终于不可避免地到来了。考试结束了,看着周围兴奋异常的同学讨论着这个寒假的计划,我的心开始一点一点地疼痛。我可以去哪里?我又能去哪里?教室里的人渐渐少了,少了。终于静悄悄的了。我坐在座位上,泪开始一滴一滴地往下流。蓦地,身边响起源子淡淡的口吻:“星星,你还好吧?”

我狼狈地抬起头,对上源子的双眼。无力地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你怎么还没走,在这里做什么?”

“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以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吗?我总觉得在你的身上积淀了太多的沉重。这么多沉重的感情并不是你一个人就可以承受得住的。我可以跟你一起分担你的沉重吗?”

我望着源子的脸庞,能够看到的只有真诚和我曾经非常熟悉的关心和溺爱。这一刻的他,看起来竟然就是我的亲人,我的哥哥。我张了张嘴,努力想找回自己的失去已久的声音。许多埋藏在心底的往事一幕幕回放在我的眼前。我曾经有过一个非常幸福快乐的童年,有和蔼可亲的父母,疼爱我的姐姐,优越的家庭环境;那时的我幸福得就像童话里面的公主,可生活毕竟不是童话,也许幸福太多是注定要遭到嫉妒的。在我初二那一年,父亲被最信任的朋友陷害,含冤入狱,家道迅速衰落,一向正直刚烈的爷爷因为承受不了周围人的议论和爸爸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而气得卧病在床,一个星期以后就嗝然长世了。母亲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而接下来生活的困境让个性温顺的她性格变得疯狂而刻薄起来。两个姐姐因为求学的缘故也相继离开了家。好好的一个家庭一下子就支离破碎了,过往的欢声笑语也成了回忆。人性中存在的丑陋、幸灾乐祸在那一年在我的面前发挥到了及至。当年才十二岁的我,每天除了承受周围人对我指指点点的眼光以外,还得面对母亲的喜怒无常。我可以不在乎别人看待我们,可是我不能容忍我最爱的母亲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每天我尽量小心翼翼地做事,战战兢兢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提到爸爸,触及到她的伤疤。可是不论我怎么做都是错,稍有一点不如意她就对我破口大骂。那些刻薄的话语就是一个泼辣的妇女也难以启齿的,可我妈妈骂到后来就成了顺口溜。经过这个变故,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柔开明的妈妈了,她性格变得越来越极端,也越来越暴躁。那两年的时间,把我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无法忍受的时候,我会哭着写信给姐姐们,求她们把我带出去。可是她们也都还在读书,又能有什么能力呢?初三中考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填了现在这所高中,因为这是让我唯一能够逃离家庭的方法。许多事情,当我眼睁睁看着它们发生却无能为力的时候,我只能选择逃离,至少还能让自己心里存有一个希望。所以最后我终于逃离了家庭,也逃离开了妈妈的视线。可心还是很痛,我不敢想象妈妈一个人呆在家里的场面。心灵的痛苦时常把我撕成两半,不停地对我说:“你是个不孝、胆小、自私无情的人,你忍心把你的妈妈丢弃,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着。”那些年,支撑我生活下来的唯一动力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在我的心里觉得只有优异的学习成绩,才能让妈妈得以慰怀,才能洗刷别人加在我们身上的耻辱。我就像一个上了发条的闹钟,不敢有丝毫怠慢。在这个痛苦的成长过程中,我从一个天真、开朗、无虑的孩子渐渐蜕变成了一个沉默、内向、忧郁的小大人。眼神中透露出的与同龄人相比极不相称的成熟和沧桑。这些年来,尽管对妈妈有过非议,可在我心底我从来没有真正怨恨过她。那个时候,她承受的压力比我要不知道要大多少,可她还是熬过来了,并且我们三姐妹一个也没有辍学。可是在心底我却不能释怀,我和妈妈之间已经存在了隔阂,而我对当年别人加在我们身上的痛苦仍旧耿耿于怀,仇恨的火焰总是在每次失意、孤独的时候侵袭心底,烧得心好痛。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不愿意去相信人性中的真、善、美?所以无论什么时候的你看起来都是如此冷默吗?星星,其实你错了,你一直就不是一个冷默的人,你比我们都热情、真诚,因为你有一颗感恩、善良的心。可是就是因为你太倔强,所以在拒绝别人帮助的同时也封闭了自己,所以你才会过得这么辛苦,才会这么孤独。其实你根本不需要隐瞒自己的伤口,毕竟,我们都还只是个需要呵护的孩子。”

我的泪水在那一刻奔涌而出,无法抑止。曾经逝去的无忧无虑的儿童时代,曾经天真灿烂的笑脸,曾经哭得唏哩哗啦的脸全都在脑海中回放起来。那个时候的我是这样的纯真善朴。可是有多久,有多久我没有这样肆意表达过自己的情感了?

“星星,不知道是不是人越成长就会发现社会不如儿时般的干净纯朴,对生活就越漠然,对虚无的将来越恐慌,所以只能拼命用叛逆,用随波逐流或者是沉默来对抗成长。在这种抗争的过程中,有人会妥协,有人会走极端,也有人会最终明白成长的真正意义,而在风雨中茁壮成长。而这些都是要我们付出代价的。就像我,在别人眼中,我什么都不缺,好像是天之骄子,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全都拥有。我可我还是很茫然。我的父母从我一出生就为我设定好了我的未来。从小到大,我拥有的东西全都是最好的,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最好的成绩,然后上最好的大学学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然后出国深造,继承家业,娶一个父母认为门当户对的名门淑女,然后生子,再循环……这就是我的一生。我就好像一个傀儡,只是沿着别人给我规划好的路走就对了,在这走的过程中,没有人在乎我是不是真的愿意,真的喜欢这样的道路。我曾经想过要挣扎,可是就算我抗争了又能怎么样?我是家里的独子,这是属于我的责任,我必须背负。我没有选择。在这之前,我一直很苦恼,因为没有人可以明白我,可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我们都是何其相似的不快乐的孩子。在你的眼中,我看到了潜在的自我。星星,我们其实可以一起来摆脱自己的心魔,那曾经以为很遥远的快乐就会回到我们身边的。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无关乎男女之情和一切世俗的眼光,我们一起努力,不要输给自己,相信我,我们最终一定会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的。

心中的冰凌开始一点一滴地融化,这个世界上,知已难寻,命运竟然在我最困难无助的时候把他送到我的面前,我是应该对生活心存感激的,不是吗?成长本来就是一个不断割舍的过程。也许,上苍赋予我苦难,就是为了把我磨练得更加坚强,让我懂得为生命制造阳光。

我开始频繁地回家,而且尝试跟妈妈沟通,妈妈的好,妈妈的“坏”,在我的眼中都是如此的真实,痛并快乐着的真实。因为至少还有人会因为我生气,还有人会在乎我。这样一想,曾经困扰我内心的“绊脚石”也慢慢地消失了。而我们,也开始朝着正常的轨道开始新的生活了。在彼此双方的脸上,看到的不再是那种无尽的失落和空寂,而是越来越多的笑容。尽管源子依旧不喜欢爸妈为他作的安排,但是在他的抽屉里我还是看到了厚厚的《市场经济管理理论》,他也还是在努力朝着自己的方向前进。

高三那一年。爸爸出狱了。尽管这是无妄之灾,可爸爸没有怨天尤人,依旧还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在一段休养过后,他开始东山再起。而妈妈的暴躁也随着爸爸的回家开始不治而愈。我们一家人终于团圆了。而我,因为有了源子的扶持和鼓励,性格也渐渐开朗起来。我的人生在我十二岁和十六岁之间画了一根巨大的弧线,可我最终还是回到了起点。回到了那个健康活泼的我。

高考以后,我们都如自己所愿地进了大学。我在南,他在北。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慢慢地疏远了他。也许是新的环境让我渐渐融洽;也许是时空的遥远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也许是不愿再触及过往的伤痕,所以选择刻意的回避;也许……从最初频繁的书信联系到鲜少的电子邮件,直至后来的中断联系。除了每年的生日,手机里有一个号码是从来不会去触及的。只是在我的内心,源子一直占据在一个最深最柔软的角落,在我孤独、失意、迷茫时在我心里呼唤温暖,让我不再惧怕寒冷。

“背影是假的,人是真的,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悲哀是假的,泪是真的,本来没因果。”源子, 我知道你我之间的相遇终归只会成为一段逝去的故事,不再回头。你我相惜相伴的岁月,只如一阵夏季的微风掠过,沉默是它唯一的选择,今日会有今日的太阳,月光温柔如旧,只有思绪会作为过往唯一的祭祀,系着我生命中湛蓝湛蓝的情怀,永不褪色。

深圳团建

粉尘防爆电机

百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