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牛散被顶格处罚的启示

发布时间:2020-10-17 00:30:21 阅读: 来源:制棒机厂家

“牛散”被顶格处罚的启示

证监会日前公布的两例“牛散”操纵市场的处罚引来市场关注。一位被罚的是唐汉博,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倍罚款,罚没款共计3896.43万元;另一位是袁郑健,没收违法所得205.12万元,并处以410.24万元罚款。  《证券法》第203条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由此,唐汉博和袁郑健操纵市场均受到重罚。以往在证券违法案件处罚中最常见的是“没一罚一”,而袁郑健被“没一罚二”,唐汉博更是遭“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

市场操纵与虚假陈述、内幕交易等证券违法行为一样,严重扭曲价格信号,扰乱市场秩序,本该受到严厉打击。只有违法成本显著提高,才会对违法行为起到惩戒作用,对投资者权益产生强有力的保护作用。但透过上述两起处罚,有市场人士提出:证监会对大股东、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的处罚力度偏轻,相反,对散户的处罚相当严厉。  这个话题的提出,是因为大股东、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的受罚往往不重。一个最新的例子是,新中基7月7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被指通过操纵壳公司进行利润造假,2006年和2007年共虚增利润1.1亿元,2008年至2011年虚减利润合计1.1亿元。其中,2006年虚增利润占经核查更正后净利润的138.57%,导致公司当年利润由亏损变盈利。然而,新中基连60万元的顶格处罚也没有领到,只是被罚40万元;公司时任董事长和时任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分别被罚30万元、20万元。  从以往对大股东、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的处罚来看,主要存在两个问题。其一,《证券法》的部分处罚标准过低。例如,对欺诈发行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以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上市公司虚假记载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的罚款。过轻的处罚如同“隔靴抓痒”,被质疑反倒有“鼓励”违法之嫌。  其二,《证券法》对市场操纵、内幕交易等违法行为设置了最高5倍罚款,但实际处罚大多“没一罚一”,像唐汉博案那样遭顶格处罚的较为罕见。这并非其他违法行为的性质与危害不及唐汉博案严重,而是严厉处罚容易表现为“雷声大、雨点小”。此外,对证券违法行为缺乏强有力的司法介入,证监会移送涉刑案件半数以上不了了之,即便判决也时常轻判。备受关注的原博时基金经理马乐“老鼠仓”案,违法所得高达1883万余元,今年3月一审被法院判处“没一罚一”,并处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对此,检察院认为判决量刑明显不当,已对该判决提起抗诉。  相比之下,海外市场对金融类违法行为不乏“天价罚单”。继摩根大通和法国巴黎银行分别被处以130亿美元和90亿美元天价罚金之后,花旗集团7月14日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协议,同意支付70亿美元了结其因2009年1月前发行和销售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误导投资者而引发的民事诉讼。再如,美国联邦检察院2013年指控SAC资本进行内幕交易,SAC同意认罪并交付18亿美元罚金。  美国金融监管与执法力度之严厉,值得国内监管部门借鉴。A股市场秩序不及海外成熟市场,促进市场健康发展离不开“重典治乱”,亟待改变处罚“高举轻放”的状况。设想若马乐案像唐汉博案那样“没一罚五”,罚金高达9415万元而不是一审判决的1884万元,对“老鼠仓”将产生怎样的震慑力?  严厉查处各类违法行为,显著提高违法成本,对维护证券市场健康运行非常重要。投资者期待唐汉博案不再是少见的重罚,让顶格处罚成为保护投资者权益的利器。

ib数学

alevel辅导好

alevel培训辅导